【藕饼】敌方臭猪抓捕指南④

⚇内含一辆小车车(最下)

⚇挂掉的旧脑洞重补


《断戟》拍摄中——

剧组定下来八月份正式进2组去拍外景,现在赶进度,整个片场气氛都很压抑,一个场景拍完又风风火火去拍下一场,群演来了一拨又一拨,人数不够时那些宫女儿、太监扒了戏服就变成场记、服装、道具师。

在这种乱糟糟的环境里,温柔的化妆小姐姐也成了大嗓门,哪吒抱着剑趴在一个围栏上发呆,场务端了杯水小跑过来:

“哪吒老师,外面要放烟雾,味道大,您先去屋里坐一会儿吧?”

哪吒摇摇头,说他正在找感觉,场务顺着他目光看过去,是敖丙在跟着武指耍剑,连夸哪吒老师真敬业。

敖丙穿着白色戏服,更衬得一张脸不染纤尘,他握着道具剑,往那里一站,气质...

【藕饼】敌方臭猪抓捕指南③

⚇脑洞后续

                                          

影视城的大王宫是稀缺影视资源,据说等预约的剧组排到了后年,能在这里拍戏的,台...

【藕饼】敌方臭猪抓捕指南②


上午都在布置片场,哪吒拿了包腰果出去晃荡,他来这种影视城的次数不多,一会儿看见几个妖怪,一会儿又一群娘娘,还有头上插着箭的日本兵,觉得很有趣。

“看,是哪吒!”

不知道是谁喊了一声,片刻便被迷妹迷弟和路人团团围住。

哪吒把他的小墨镜扒下来一点:“我这模样你们都能认出来?”

他的造型从早晨就开始做了,顶着鸡窝头,穿着战国时候的侠客衣裳,外套就是张破网,草鞋有点磨脚,所以穿了双Aj。

“啊啊啊,哪吒哪吒,小哪吒!你化成灰我都能给你拼出来!!!”

“这话说的。”他把护腕取下来,给人家签名:“别着急,人人都有哈。”

练出来的花体字写得正嗨,肩膀忽然被人死死抓住,哪吒回头一看,是随行经...

【藕饼】敌方臭猪抓捕指南①

⚇挂掉的旧文重补,lotf的g丶真奇怪~

⚇刷屏致歉,不喜请屏蔽我。

⚇一个脑洞体,哪吒自己都不记得当年醉酒误打误撞是强拆还是合拆了饭局上的冷美人...

哪吒是个很火的饶舌歌手,长得又高又帅,人气火爆,是近年娱乐圈最耀眼的年轻偶像,但是据说,他性格太过锋利,爱憎分明,什么都敢说,出道几年,得罪不少人。

加上粉丝们爱他爱得发狂,公司就更头疼了,要是一般的明星,毁就毁了,为了让哪吒的风评好一点儿,硬是取消了他接下来的两个歌曲综艺活动,让他去拍电视剧。

哪吒是颗摇钱树,出道几年,唱歌早就不是唯一的生存技能了,他拍过电影,其中有一部是当时的热门,包揽了导演配乐男主女主一水的奖项,哪吒刚好就在...

【ABO/藕饼/地笼】痴汉和渣男/脑洞记录①

⚇群聊脑洞存档

⚇abo设定,渣天和吒男各有各的憨实

敖广广带球跑,

在外面生下了敖饼饼,

辛苦又认真地生活。 

在酒店后厨打工,

没有时间带丙丙,

经常把丙丙带到后厨,还能一起吃饭。

丙丙乖极了,

不是那种金手指文里面动不动就能黑掉你三亿生意的天才儿童,不过是个在超市能把售货阿姨萌得送他一袋小洋人酸奶的漂亮宝宝。

敖丙丙很乖,爸爸工作的时候不去烦爸爸。但他太小了,而且对外界有种恐惧,很内向,熟一点的叔叔阿姨们闲了也会来主动照顾他,厨房里炒菜的大汉看起来很凶,但是会给广广雕白萝卜花。

广广很喜欢他。

酒店很大,经常有客人的小孩在走廊或者院子里玩耍,敖丙无聊时也...

【地笼】万古如长夜/火葬场脑洞记录①

⚇虐身慎入

⚇在群里开脑洞的存档

乖巧宝宝敖广一直想要怀上昊天的宝宝,生一个孩子有个陪伴依靠,也对夫家有个交代,但是昊天认为他只是想父凭子贵云云,加上厌恶他,之前一直冷落他,就算难得的召寝也是花样百出的折磨,末了当着他的面把jing液赏给受宠的妾室。

乖巧敖广广听从长辈的谋划,就用了一次计谋,趁昊天饮醉替换了来伺候的小奴,结果就是这一次,或许是期盼多时心诚则灵,又或者仅仅是一个巧合,敖广在月余之后家宴上对着丰盛佳肴一阵恶心,无人在意他是否不适,自请离席之后私下找了外面的大夫到小院问脉,竟然有了孩子。敖广不知该喜该悲,此时他在府中生活更加艰难。

秘密随着他越来越大的肚子,终于暴露在昊天的...

【地笼】天宫h ⑫红线

完整版点这里(一点肉渣渣)

⚇打不开的姐妹加群自取:469897041

⚇清水但不影响阅读↓不喜请x

⚇给我红心评论小蓝手,不然就让一只可怜的广广没有老攻!

脸上还带着泪痕的小龙牵着天帝的手走出了宫门,他是想出去玩,可又怕遇到别人笑话他,这下好了,有这个男人在旁边,一路上遇到的宫人都低着头,不敢多瞧他们一眼。

天帝也在纳闷,他家宝贝贪玩,倒也没出过他偌大个寝宫,如今是要往哪去?

“九天太大了,你想去哪,我们乘仙鹤或......”

敖广摇摇头:“走着去。”

“好,走着去。”

敖广走路的姿势还有些别扭,天帝想将人抱起来,敖广生着气,又不准。

敖广没什么方向感,全凭直觉拉着他左拐...

【地笼】猫咪脑洞④

上集说到:不记得的快去回顾

接上文:

只见小喵咪欢快的奔跑路线,在看到那张试卷后拐了一个弯 。

可惜没跑出多远,给一爪子拎了起来,只剩小短腿在半空中乱划。

敖广广这只猫有个习惯,他胆子小,感到害怕的时候就用肉垫子捂住眼睛,和怕黑的熊孩子夜里蒙着头睡觉一个道理 。

“不要!哥哥,我不是故意的!不可以在这里揍屁股!”

“回家就可以揍吗?”昊天强忍笑意。

敖广赶紧点了点头。

[图片]

快要到家的时候,敖广忍不住叉开爪子,看到那家空着的大房子有装修工人扛着家具进进出出,应该是有新动物要来住。

咱们要有新邻居了!

他刚想雀跃,想到了即将遭罪的屁股蛋蛋,又萎了。...

妈耶龙爹太霸气太好看了!!!我又可以了!!想开新坑╰(◉ᾥ◉)╯

就搞天帝拐走漂亮小屁桃,气得龙爹出水掐架,昊天一边扛战损一边布置陷阱。

“宝贝儿,不是不准朕靠近海域吗,朕没有违背誓约,这次可是你自己跑出来的,别乱动,叫一声夫君朕就抱你下来。”

既然大家对《与龙》这么热情,我决定后天考完试让吒帅把丙丙拐去昊天的无人秘境快乐地产蛋蛋。

事后:

敖广:“儿啊,那个死魔丸有没有欺负你?”

丙丙:“呜呜呜呜呜我不要见人了。”

吒男:x尽人亡昏迷三天三夜。

© 阎舌 | Powered by LOFTER